财经 > 解读新机制下LPR第二次报价:银行负债成本下降,房贷利率维持

解读新机制下LPR第二次报价:银行负债成本下降,房贷利率维持

每一位记者:卞万里每一位编辑:陆久安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今天,改革后的贷款市场报价率(lpr)迎来了第二次报价。根据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数据,一年期存款准备金率为4.2%,五年期存款准备金率为4.85%。与8月20日首次公布的lpr报价相比,一年期减少了5个基点,五年期与上次相同。

2019年8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改革和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形成机制。新的lpr将由各报价银行在每月20日9点前向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提交0.05个百分点(节假日顺延)。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将在剔除最高和最低报价后,根据算术平均值将0.05%的整数倍四舍五入,从而计算出lpr。但是,各报价银行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的基础上增加报价。8月20日,lpr首次在新机制下报价:一年期lpr为4.25%,五年期lpr为4.85%。

银行间融资中心网站截图

国家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了最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一年期lpr为4.20%,较前期下降5个基点,五年以上的lpr为4.85%,与前期持平,符合市场预期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表示,lpr利率由政策利率(mlf)和银行利差组成。2,650亿元的多边贷款将于9月17日到期,央行将继续减少贷款额度,保持3.3%的利率不变。自那以来,公开市场操作的反向回购利率也保持稳定,反映出央行对当前通胀压力的不断加大。9月16日,该行将总体目标下调了0.5个百分点。8000亿元长期低成本资金的发放降低了银行的债务成本,降低了银行的报价保证金5个基点。

法国兴业银行宏观分析师郭余伟对《国家商业日报》记者表示,“1年期lpr下调5bp反映了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的下降。9月,央行全面下调了标准,商业银行成本降低150亿元。然而,从政府债券的期限利差来看,目前5年期和1年期政府债券之间的利差约为65bp,略大于8月份,因此5年期和1年期政府债券之间的报价利差有所增加。"

应该注意的是,lpr报价超过5年,以前的报价在本报价中保持在4.85%,没有变化。对此,郭余伟在接受《国家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5年不变的低利率将有助于维持抵押贷款利率的稳定,稳定房价预期。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8月20日在国务院例行政策简报会上表示,新的lpr形成机制不会降低抵押贷款利率。为了坚定不移地落实“住房是为了生活,不是为了投机”的定位和房地产市场的长效管理机制,在改革和完善贷款市场定价机制的过程中,确保区域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的有效实施,保持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水平的基本稳定,维护贷款人和借款人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民银行于8月25日发布公告,明确了个人住房贷款利率调整的相关事宜。

8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相关官员在回答记者关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的提问时表示,公告主要针对新发布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现有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仍与原合同一致。定价基准转换后,全国首次新发放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不得低于同期lpr;两套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不得低于同期lpr加60个基点,基本相当于目前中国个人住房贷款实际最低利率水平。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各分行将引导省级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及时确定本地lpr点下限。与改革前相比,申请个人住房贷款的家庭利息支出基本不受影响。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英告诉记者,“lpr已经5年多没有调整了。主要考虑的是保持对房地产市场的严格控制,防止资本流入房地产市场。目前,政府坚持不使用房地产作为经济的短期刺激。一方面,保持抵押贷款利率稳定;另一方面,宏观调控应该从资本流动的方向进行。”

文彬的分析表明,从2019年10月8日开始,新发布的商业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将以最近一个月相应时期的市场报价利率(lpr)为基础。5年多来,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保持不变,这表明在当前房地产市场监管的背景下,通过稳定抵押贷款利率,可以防止房价过快上涨。

郭余伟告诉《国家商报》记者,目前的一年期政策利率明显高于同期市场利率。从长远来看,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仍有下降的空间。然而,鉴于猪肉价格迅速上涨,通胀压力逐渐显现,公开市场的经营利率短期内可能不会下调。即使不降低政策利率,央行也能够通过降低标准和增加流动性投资,将资本利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

文彬认为,在第四季度降低政策利率(mlf、tmlf)是有空间和必要的。在外部,随着美联储今年两次降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央行纷纷降息,并重启宽松的货币政策,为中国央行降息提供了空间。此外,基准一年期贷款利率为4.35%,自2015年10月以来保持不变,一年期多边基金利率为3.3%,自2018年4月以来保持不变。在国内,经济目前面临下行压力,工业生产、投资和消费的增长率正在放缓。因此,及时适度降低政策利率有利于通过lpr机制直接有效地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稳定和扩大内需,确保第四季度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是十分必要的。

范若英指出,此次lpr一年期利率的小幅下调,加上前期的“整体定向”下调,有利于贷款利率的下调。货币政策在“价格”和“数量”两个方面都做出了努力。未来的货币政策仍有降息空间。具体而言,在央行改革lpr形成机制后,它将贷款利率与mlf利率挂钩。降低mlf利率以引导lpr利率下降进而传导给贷款利率上升的可能性:一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仍有必要加大货币政策的反周期调整;其次,美联储降息后,中国货币政策的外部环境变得更加宽松,降息空间更大。第三,尽管通胀压力上升,但主要受到猪肉价格上涨的影响,猪肉价格上涨是一个短期因素,核心cpi不高,这并没有显著限制货币政策。

国家商业日报

山东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足球盘口 六合app 陕西11选5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ps230x.com 路海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