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 「王保合为什么不能进赌场」这个女子是名门之后,为嫁给溥仪去开处女证明,溥仪却让她滚

「王保合为什么不能进赌场」这个女子是名门之后,为嫁给溥仪去开处女证明,溥仪却让她滚

「王保合为什么不能进赌场」这个女子是名门之后,为嫁给溥仪去开处女证明,溥仪却让她滚

王保合为什么不能进赌场,▲美丽如斯,却也未必能得到想要的那个人

婉容的表妹王敏彤出生时,大清已经风雨飘摇,但她依然是那个时代尊荣无限的格格。她漂亮、温婉,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家闺秀的风范,自幼又深得父母宠爱,她像一颗耀眼的明珠,闪着熠熠光芒。

若不是遇到溥仪,她的人生应该会是另外一番美好光景,可命运有时候就是喜欢在不恰当的时候,把不恰当的人推到你面前。

1922年,王敏彤的表姐婉容嫁给了溥仪,成为清朝最后一位皇后。那一年,王敏彤还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她站在热闹的婚礼一角,用仰视的目光看着这对新人幸福洋溢的脸。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大清皇帝溥仪—原来他一点儿都不古板迂腐,也没有生杀予夺的霸气,有的只是一张清秀的脸,而他清澈的笑容,就像邻家哥哥一样亲切,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此后,她真的有了很多亲近他的机会。去皇宫看望表姐时,她会碰上他正和表姐相依相偎,一起看一本有趣的书。用餐时,他姿态优雅,西装上没有一丝褶皱。他会对着她友善地微笑,也会忽然蹦出几句幽默的话,逗得她忍俊不禁。

他的一举一动像一缕缕阳光,洒进她的心里。她对他,由对帝王的仰慕到崇拜,又变成对哥哥一般的喜爱,最后,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少女对意中人隐隐约约的爱慕。

她一日日长大,心中对他的那份爱慕也渐渐明朗。她私心想着,溥仪是皇上,可以有三宫六院,即使清朝已经没落,三妻四妾依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溥仪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回应,更没有打算纳她为妾。

▲年轻的溥仪与婉容

于是王敏彤一直等到17岁,仍然只是远远地看着溥仪。那时她想,即使不能相守,远远地看着他幸福也是好的。可时局动荡,母亲不得不带着她远遁天津,从此,她与溥仪相隔两地,即使远远看他一眼也成了奢望。

在天津,母亲为她订了一门亲事,对方与她年龄相当,是门当户对的佳偶。点头答应的那一刻,她知道,她与溥仪的距离终将会越来越远,她和他终将沦为最普通的亲戚。

可是谁能想到,成亲前,其未婚夫因与戏子有染,风流韵事闹得满城风雨。母亲痛心疾首,放弃了这门亲事。所有人都对她投来同情的目光,王敏彤却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这样也好,这样她就还能保存心底的那点痴恋,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可以走进溥仪的生命。

命运真的给了她走近溥仪的机会,却是那样让人啼笑皆非。

溥仪的弟弟溥杰离婚后,为了避免溥杰被迫娶日本女子为妻,溥仪紧急张罗,要在宗室女子中挑选一人嫁给溥杰。而溥仪选中的这个人正是王敏彤。或许,在溥仪眼里,王敏彤端庄大方,漂亮温婉,又出身高贵,正是皇室最合适的妻子人选。可这对王敏彤来说,却是无尽的心酸与悲切。

她没有想过,若自己成了溥杰的妻子,要如何面对她痴爱的溥仪,她想的只是,嫁给溥杰,自己就可以离溥仪更近一点儿。所以这一次,她积极主动地筹备,希望促成此事。可命运偏偏连这样的机会也要夺去。因为日本人阻挠,最终,溥杰只能无奈地娶日本女子为妻。王敏彤再次与婚姻失之交臂。

此时的她不知道是该伤心难过还是暗自庆幸。只是从此以后,正值好年华的她再也不曾定亲,再也不愿与任何男子有纠葛。她像一朵原野上寂寞的花,孤独地开,孤独地败。

可窗外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她与溥仪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他有太多的事要忙,忙着和日本人周旋,忙着退位,忙着出逃,忙着在军事法庭上作证,忙着劳动改造……

大清朝早已灰飞烟灭,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她也不再是受人尊敬的格格。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个远离,他曾经深爱的婉容也已病逝。而他们都成了新中国最普通的公民。

王敏彤原以为,这一生就这样错过了,不承想,命运再次给了他们相遇的机会。

那一年,溥仪53岁,刚从监狱里出来,历经坎坷,一身风霜。那一年,她也已经46岁,没有工作,靠变卖旧物和给人缝缝补补维持生计。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她额头上有了皱纹,皮肤松弛,容颜不再光彩照人。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她等了他半生,如今他再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亲近之人。唯有她依然深爱着他,愿意用余生温暖他。

这一次,她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不用担心毁了表姐的幸福,也不用担心旁人的非议。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对溥仪的爱意。

她请溥仪到家中做客,做了一桌他爱吃的菜,小心翼翼为他斟酒,谈这些年岁月变迁,谈儿时那些快乐的往事。

不知不觉,溥仪喝多了。他只当这是亲戚间的正常走动,他没有想到,王敏彤请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更没有想到,王敏彤会趁此机会大胆示爱。王敏彤为了证明决心与清白,居然到医院开了处女证明。

只是,这些年风雨变幻,他早已不是那个风花雪月的溥仪,他有了新的思想、新的审美。以前温婉漂亮的大家闺秀,如今看来,却像墙上的旧照片,如此不合时宜,溥仪断然拒绝了王若彤。此后,无论王敏彤如何相邀,他再也不肯前往。

更尴尬的是,溥仪很快娶了他人。这一次,她知道她与他注定此生无缘了。她忍不住大哭了一场。

只是,再怎么伤心绝望,她也不甘心就此从他生命里消失。此后,她一直默默关注着溥仪,溥仪生病住院,她每天去探望,在病房里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她的频繁探视却给溥仪及其家人造成了困扰,让他烦不胜烦。他不得不一次次告诫她不要再来了,并托人转话,让她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此后,她控制自己想他的冲动,真的不再去看他了。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春节。合家团圆的日子,他依然住在医院里。她望着满天烟火,想着他的病,心如刀割,终于忍不住再次去医院看他。谁知,这次的情不自禁却让溥仪大发雷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毫不客气地骂她,大声让她滚。

她仓皇而逃,终于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走近他半分。即使偶尔关注他,也会讨人嫌的。

她痴恋他一生,不求圆满,只希望能离他更近一点儿,可希望一次次破灭,终于将她最后的依托击得粉碎。从此,她与溥仪终成陌路。后来,虽然有人上门提亲,但均被她拒绝了,此后,她终身没有婚嫁,直到孤独地死去。

…………………………………………………

本文选自《百家讲坛》杂志,作者汤园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淘历史(taohistory)

© Copyright 2018-2019 ps230x.com 路海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